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插图

2020年春茶季,吃茶哥进临沧收茶,在邦东韵古茶园待了差不多三天时间,只为一件事——体验采制单株的全过程。

为什么茶友们都追捧古树单株?原因很简单,单株确实是茶中极品。

邦东韵是邦东乡一个很典型的古树茶连片的古茶园,普遍树龄都在百年以上,而够资格做单株的,是这些古树里的古树,他们普遍都在300年以上树龄,而且最为强壮。

够格做单株的古树,在一片茶园里非常好辨认,它们肯定是长得最高、最壮、鲜叶最多的那几棵古茶树。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插图1

单株们往往都高达4米以上,他们的主干上横担着不少胳膊粗的竹竿,这些竹竿是供采茶人摘茶时站脚用的。

单株树上的竹竿,每隔半米放置一根,少的有三层,多的达到四五层,采茶的时候,会有多位采茶工在同时采这棵单株。

采茶工大多是中年妇女,一棵单株,会有一位最有经验也最年长的采茶工,指挥另外几名“副手”一起上树采茶。

他们每人负责一片区域,例如一人负责12点到3点方向的采摘,另一人就负责树上3点到5点方向的鲜叶,显得很有章法。

采茶工每人会背一个小茶箩,鲜叶采满一把,背手放进箩筐,箩筐采满,她们会下树,把鲜叶统一放在树脚下的一个编织袋里。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插图2

单株鲜叶有一种类似油画染料般的油绿色,而且香气扑鼻,叶片非常柔韧而且有弹性,如果放任它们长下去,会长成比手掌还要大的硬实叶片。

你会看到,数百年的古茶树身上,连叶片也强壮得有些变态,有着厚厚的一层茸毛和凸起的叶脉,充满着生命力。

树上和树下有一种非常小的小飞虫,专门在人眼前飞,迷人眼睛。顶着大太阳,脚下就踩根竹竿,眼前还有“迷人眼”,采单株真是件累人的事。

采完一棵单株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三四位采茶工,一天顶多采两三棵单株,所幸的是,能采单株的古树也并不多。

一棵单株的鲜叶,被运送到初制所后,会用小号的竹席一棵棵分开摊青萎凋,和旁边的普通鲜叶不同,这种小堆小堆的鲜叶,直观看上去就要养眼许多。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插图3

傍晚,初制所5口大铁锅同时点起柴火,这样的铁锅是专门用来为古树单株手工杀青的。

由于一棵单株鲜叶很少超过20公斤,没办法用机器杀青机单棵杀青,目前单株杀青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手工铁锅杀青。

从专业制茶工艺的角度来看,手工杀青是最好的制茶方式,没有之一。要讲清楚这个话题,可能需要半本书的篇幅,但其实理解起来很直观——古代的许许多多手作产品的精细度,是工业时代下的机器无法模仿和超越的。

炒茶非常累人。吃茶哥陪着炒茶师傅们,讲着段子开着玩笑打发时间,他们的双手不停翻炒锅里的茶叶,头上一直在流汗,聊起炒完茶之后能痛快喝酒,他们的脸上会露出笑容,干得更起劲些。

直到把炒好的茶揉捻完毕,薄薄一层摊晾在竹席上之后,一天的工作才算完成。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插图4

如果运气好,第二天是个大晴天,那差不多晾晒到下午,茶就晒干了。

大部分单株晒干后都在2公斤-4公斤,偶尔有毛茶达到5公斤的单株,那样的大单株会是另外一个卖价,比普通单株还要贵许多。

收完毛茶后最让人开心的时刻到了,我们会每棵单株都抓上一泡茶,陆续开汤。

每棵单株在香气滋味上有少许差别,但他们都滋味极浓厚,有极高的辨识度,代表着这片山头最纯的韵味口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采制单株记 | 2020春邦东韵单株上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