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

在了解「调砂」伪紫砂之前先要说一下「铺砂」:铺砂是紫砂装饰工艺的一种形式,是借用砂色的差异人为刻意在壶身胎体表层进行点缀装饰的艺术,胎体内部并不含砂,算是优化吧。铺砂优化无过,但也要看底料真伪。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

推敲一:本山原矿紫砂天然含「砂」可为什么还要「调」呢?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1

推敲二:本山绿泥 西施:「砂」是能给我随意调配的么?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2

推敲三:提到调「生砂 熟砂」要先搞清楚「本色调砂」!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3

推敲四:调的「砂」粉碎至细也成不了「泥」性的本山绿泥!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4

推敲五:颗粒感已经模糊,砂感渐渐明了,清晰的才是砂!

玩紫砂壶时间长了朋友也认识的多了,奇怪的问题也跟着来了……想都不用想的问题:包浆也能结束也能毕业?看看朋友手里的壶再详细一了解恍然顿悟:我们感知的是两个「紫砂」的世界!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5

原来朋友请了把外山底料冲浆调色的「紫茄泥」内养外淋折腾了多半年油黑乎乎的再也没啥变化于是拍照给商家看,商家夸赞养的「包浆」漂亮算是养成了可以再拿把其他泥料的玩玩了。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6

泥的传人|许彩军 黄龙山 大红袍 西施|若木之华 千年古树红茶 做公道壶打底泡养包浆

我告诉朋友:这样的壶不用再拿了,好好清理一下就和新壶一样可以继续从头玩了。这黑油乎乎的根本不是包浆只不过是在壶表面沾染堆积的茶渍水渍而已,一擦就没了。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7

朋友不理解,我突然想起这把当「小白鼠」做实验的黄龙山紫茄泥西施壶于是拿给他看:这壶盖子是后配的?我就知道朋友会这么问我。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8

幸亏当时为了给另外一个朋友证明:壶盖子不外淋茶汤但如果对泡养选择的茶品的阶段性茶性不了解缺少茶雾的蒸腾内润会导致盖子和壶身的包浆产生明显的差别,就用当年的新生普泡养了半年多效果出来了,就没再继续泡养。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9

谁会想到:阴差阳错为了另外一个实验的紫茄泥西施壶包浆沁色的轻重厚薄的明显差异今天反倒成为「包浆毕业论」的打脸的实证!再对比看看脂质成分茶油富含的古树红泡养的黄龙山大红袍西施壶在茶雾氤氲蒸腾滋润下均匀而统一的浆色……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插图10

具有黏土质沉积岩矿料天然结构特性的本山紫砂对茶品所含的脂质茶油有极强的吸附性,浆色的浸润是从泥料颗粒表面向内部反复渐进沁润的过程同时还需要充分的氧化而使得浆面固化下来形成一层层的包浆皮壳。岂是一年半载就能养成毕业的?岂是一擦就能够把泥料颗粒内部的包浆也能擦掉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紫茄泥VS大红袍:还会认为包浆会有毕业那一天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