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

宜兴砂陶史的发展,据史记载不过五百多年的历史。真正成熟期在明代中叶,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此时的紫砂壶出现了以时大彬为代表的领军人物,得到了当时达官贵人,文人雅士的追捧,引领着砂史以来的第一次高峰。有一偶然的机会,台北故宫研究员著名学者廖宝秀老师和北京故宫紫砂研究员王健华老师造访我家,一进门,就被一步一景,一形一变,一器一世界的丛多紫砂作品所吸引,廖老师大概看了以后,立刻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路老师,我们是否在那儿见过?莫名的提问,仿若故人。廖老师是一位对紫砂陶历史有着深刻研究的著名学者,在进屋的一眸间,脱口而出,我们似曾相识,而是在此环境下仿佛被电到。紧接着问了一句,作为研究紫砂陶史资深学者,请问你知道银杏苑主是谁吗?我在台湾收藏了不少银杏苑主的各式花盆。无论是造形的得体和土胎的表达,还是其特有的继承传统的老味,所有有关砂史制作都无从考证,不知路老师认识此人否?天下竟有如此巧合,因我住银杏苑小区,搬至新居后曾以”银杏苑主”为底印反映了那时段的一些作品,这种面貌被精通于砂陶研究的廖老师一览无遗,从此解开了”银杏苑主”何许人也的谜底。也正因为这次相遇,我有幸陪同台北的廖老师和北京故宫的王老师,在无锡博物院领导的引领下,参观了在无锡吴径墓出土的明代万历年间时大彬款三足如意壶。椐解绍,此壶能亲临上手全方位观慕者,业内除顾最舟,徐汉棠得此荣幸外,就我们几位了。有幸亲自上手品摸此历史巨作,从事陶者来说,是一件深刻和多么值得回味的艺涯经历。穿透历史时空,通过作品看到了时大彬时代对配土的颗粒,烧制的温度到位,值得一提的是时大彬高超的制壶技能,器形的具有张力的造形艺朮及口盖的缝隙通转的密度做到了与当代制陶高手几乎完全符合要求,那么在四百多年前,紫砂陶尚处初级发展阶段,时大彬就巳经到了如此境界和高度,让我这个砂陶后輩肃然起敬,对这位历史巨匠深深一躬,以表敬意。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1

下面来说说今天的主角: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砂史记载,自古朱泥无大品,此论非假。朱泥含有的油性,决定了胎骨肤色的艳润度,但用现代对朱泥化学原素成份的分析,朱泥油脂主要是陶土中含铁量和含有石英成份偏高,在制作中因水分蒸发过程之原因引起缩率变化而造了成器形变化及烧成过程中随温度变化而带来的收缩率不断加强,这种收缩率会一直持续到几近温度临界点才终止。故在此进程中形器经受的应力和收缩率使器形变形,这种变化受物件大小而无定式,器形小的,相对变化小些,如果器形大的,加上本身自重的因素,与直径或者长度装上嘴和把在收缩时産生的不均匀应力,及处于高温状态下,陶土处于软果冻状,地心重力引力作用对形器平面或高低几种不同的应力合在一起,要想烧好朱泥件可谓没有可能,事实证明,超过直径十五公分称之为实用壶即谓大壶,因其朱泥收缩率之游性变形之特征,要烧出正品的茶壶之可能性为零,历史上多少陶人在此问题上欲试而终以变形而告败,导致劳而无获,在制陶科学面前,虽然朱泥艳润油脂的肤色吸引着蠢蠢欲试的冲动或探索尝试,最终都以扭变歪曲而告终,历史前者或当时者和后者,在用朱泥做茶壶碰到的相同无法愈越的难题苦苦困绕着陶人,故砂史定论自古朱泥无大品之说在所见历史传品中只有小品,小品的肤色艳润诱人,经使用后的包浆所产生的与爱茶人之亲和力却深受爱壶者欢迎,加上朱泥使用过程中所发生的铿锵钪钪声与象和田玉般的滋润度总会让人留恋往返,潜在的心理须求对从事此业的陶工来讲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跃过解决瓶颈的探索成了智者和勇者的课题。多年与以事采矿和以泥料为生计的业者为友,曾经目睹了朱泥矿的生存条件在地层中呈现的颜色为浅黄,黄,鹅黄等,不同地层的朱泥有着不同矿物元素组成,这与地层岩浆喷发过程时不同矿物元素与岩浆浑合形成的各种不同色泽,在采矿截面地层中一览无遗,紫,浅紫,深紫,黄,浅黄,鹅黄,青,青灰,淡青灰,紫砂矿源原始状态的截面就是一幅各种色彩组成的多彩图案,先辈们把它称之谓五色土一点不谓其过。釆矿人把它们进行挑拣和分离粉碎后按不同的颜色供应制陶工,由制陶工依各自须求做成各式大小不同之形器,通常把粉碎搅和之土叫做成品泥。相同的土,在不同温度条件下,由于温度点的高下会对器形肤色产生深浅之分,从中又可分出很多不同颜色,陶工可根据爱好,在温带范围内,选择不同的窑位,达到所需要求。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2

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可说是从业近四十年心血和经验的累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探索,从矿源的选择,如何降低朱泥的收缩率,第一次烧成应在多少度为宜,烧结后配土的颗粒大小及配比,都成了如何跃过朱泥烧成瓶颈,形器曲线在烧成过程中变化状态,烧结后配泥与制作关系等等,一切围绕着砂史以来如何驾驭变形的课题,探索,实践,分析,验正,再进行,碰到问题再思考,再验证,每一个制陶环节,在经火初次烧结后再配的与原先常态下的生泥制作完全是二个天地,烧结后缩率是减少和相对而言稳定了,但熟砂的不吸水带耒的无粘性状态在成形时的难度可想而知,矛盾的对立与统一,这须在日常工作重新去探索所碰到的困难,此间的进步化了多少年,最终由于配土收缩率从23%降至16%左右相对控制了烧成的稳定性,再从制作过程中去适应烧成变形各种应力关系,慢慢地,从长期的实践中得到了具有实战价值的一些经验,从15公分开始,20公分,25公分,卅公分…..逐级提升,获取驾驭能力,年复又年,废品的堆积转化成经验的累积。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3

三十年来,在熟知运用科学分析形器线条在烧成关系变化的前提下,一个更大胆的冲刺之念,利用曾经做过的紫砂浑四方龙形壶,略加改装,以朱泥为胎作为涯艺造形的高峰之作作一尝试,这种想得美的愿望,却在一次次不是这个问题造成了失败,这是那个问题造成了失败。从失败的废品中敲开物件,分析出原因,重新来过,一颗不达目的不摆休的爱陶之心,勇敢面对失败的教训,承认错误,改正缺点,终于在步入古稀之龄迎来了欢天喜地的笑声。抚摸着象玉一般的红艳如玉的心血之作,一股深情的倾诉,因龙主题的图案,作为龙的传人,炎黄子孙,与共和国同龄的当代陶人,历经多少失败还站着的痴陶者,演绎着龙的传说,图中公龙在高空中腾云驾霧,小龙在大渊中望着天上的大龙,欲欲跃试,中间的母龙提瓜教子,一幅生机勃勃,气势盖天的画面不正是应了古典传说三娘教子中的一幕吗?民族精神代代相传,此乃中华文明之精髓,以图喻神,以形喻意,民族崛起,翻江倒海,正以巨大的力量改变着世界。壶盖一圈以福祿寿组合而成的云腾图象征着中华民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壶的五个面分别以不同姿态表达的小龙腾云,寓意龙子繁荣,古有五子登科之意,登科另一寓意即为金榜题名,人中之龙也。砂陶艺朮,根始民间工艺,它紧密地种植于华夏传统文化。今天当我有幸表达了体量之大的特大朱泯浑四方龙形壶,内心的喜悦为辛勤耕耘的紫砂田园又开了一朵绚丽的鲜花,一切为之付出的心血和苦难此时巳烟消云散,霞光红映让雅室增添了无尽光辉,龙的传人,演绎着龙的传奇,诉说着龙的故事。龙,民族的图腾,民族的骄傲,旭日东升,光芒四射,美丽幸福之花,万年长盛…..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4

我事陶守业如一的经历一直在自己钟情的崗位上快乐地游戏,探寻着怎样结合华夏文明中各个历史时期元素如何结合紫砂陶的装饰,不同的元素符号,装饰在不同形器的造形里,使它成了我眼中的制陶世界,各式不同的造形,不同的装饰,在不足二百平米的居室中,踏进楼上门口,在青方砖装飾的门套上,挂着一付自题自写的朱泥鎏金字对联;”春光一屋满,秋弦半壁微”。西窗外大运河风光跳入眼帘,案几上一块天然石化奇石端坐居中,自制陶器皿陪伴左右,绿色小盆景得体地烘托着居室的纷围,屋内用青砖贴面挑出的高低错落青砖搁台在各种大小及颜色不同的紫砂器皿,在此地犹如音乐的五线谱,诉道着事陶步痕巳入秋的精彩世界,进门对联的题挂就是指的在制陶生涯的常态日子,梦的追求,充满着春的气息,追逐过后的硕果,摆放在青砖衬底的灰色墙面上,在人生巳入秋林的年令段,丛多作品见证着爱陶事陶的一片丹心,在家的氛围里充滿着春的气息,墙上的作品由于条件的限制不过冰山一角,故题句谓”秋弦半壁微”。多少年,无以论计的制陶生涯,怀着一颗敬业之心,戏游砂陶,沉浸于制陶进程中对陶土的原始状态,温度,色泽,收缩率,成形,形体、拼接,修飾,嘴和把,盖和身,书法,绘画,雕刻,装饰等等一系列制陶必不可少的技术表现和相互间的关系及变化成了每天每刻的必修课。常人认为的简单而枯燥的制作工艺,在我的意识中正是一个好的陶工必须认真对待和克服的制陶态度。忠诚于事业,制陶工艺进步贯穿着陶工如何以客观和科学的态度去总结和分析事陶进行曲中每一个问题和细节,全面从原生态的工作环境中去破解和探索制陶过程中每个音符,联接成一件完整和美丽的作品,单个作品的表达与日积月累的阶段历程穿成一根每个历史阶段对砂陶的认知和印记,年复又年,回首事陶的岁月,心血化成了作品,作品反映着曾经的思维和历程,一件件,一幕幕,随著岁月的流逝,神化于器,心血凝聚了对制陶的忠诚,生命的火花与砂陶的历史熔为一体,纪录着当代陶人对历史的继承和延伸,在砂史长河中奔腾…..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5

路朔良生于1949年,字逸云、号北辰,云溪精舍创始人,中国十大紫砂名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路朔良大师生长在书香门第,诗文传家,自幼酷爱书法、绘画、金石、镌刻和雕塑艺术。他将书画、雕塑等表现手段运用在紫砂陶器表面,妙手超凡,他以雕刻、堆塑、贴塑、泥绘、镂空等技艺创作紫砂陶器,丰富了陶刻和陶塑的艺术语言,大大地提高了紫砂艺术的品位和艺术价值,作品独具匠心,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插图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路朔良大师之特大朱泥浑四方龙形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