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归,往事越千年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

前几天应好友之邀,到家里品尝私厨美食,满桌大厨级的菜色一飨口味之余,大家对着欧洲杯开始打开话匣子天南海北畅聊,小日子丰美陶然。将杯中残茶清理过之后,主人抱出一个罐子,自内里掏出一袋茶叶,略带得意递个眼色:“今天吃得这么高兴,再喝泡好茶怎么样?”

昔归,往事越千年插图

陶然养清韵。

主人家夫妇可是好茶之人,家中存茶俯仰可见,到处都是讲究的茶具。一器一物皆韵味悠长,就连静置沉水的陶罐都是从云南开车搬回深圳的,这样隆重推荐,不由得我不好奇。接过不起眼的袋子审视,见上边赫然写着“昔归”二字,但觉眼前一亮。

昔归,往事越千年插图1

千年修得茶骨香。

沧江畔有昔归寨芒绿山,茶园多分布在半山一带,混生于森林中,由于当地多种植芒果树,茶园古雅天然,古茶树与芒果树及原生林交相错落杂种,茶叶品质历来出众,也是市面上难得的好茶。只是由于产量有限,一般专门去寻也不一定能拿到正品。今天有缘识荆,当然要喝个透爽。

昔归,往事越千年插图2

静置一盅,净一方天地。

清水注壶,静待水响。趁这个时候仔细端详了茶叶。其实就昔归茶来说,我只知道它是邦东大叶种,据说当地的习惯每年只采两季,所以茶树保护得比较好,不涸泽而渔,延续可持续发展的机会,即是当地人朴素的自然观。以这样的心态养茶,茶叶养出来的自然带着一分朴素的勃勃生机。仔细看手中的茶叶,去年的叶片,条形十分霸气完整,叶面黑中带亮,仔细闻起来还有果木的一点酸香。投茶入杯,二沸水开汤,洗过一泡茶之后,揭开盖子闻杯底香,虽然茶未入喉,也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赶紧赞了一句。等着主人不紧不慢把杯子一一注满,小心端起来细细品了一口。明亮的茶汤游荡在唇齿之间,滋味厚重,香气高锐。茶气强烈却又汤感柔顺,水路细腻并伴随着浓强的回甘与生津,瞬间竟让我有穿越之感。心头一跳,我很想顺势问一句,这可是诗经里的“昔归”?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里中国第一对仗联,以哀景写乐,以乐景写哀,曾在多少人唇间低回。这是一句有故事的诗。此时一杯喉韵沉香鲜爽普洱,竟然让我想起这两千年的纠结与厚重与韵味。昔归,这名字多么巧合。即使传唱“采薇”的年代,当地的昔归还不叫昔归,当时的茶园还一片荒芜,但是这只采春秋茶的昔归茶味道感觉,竟然与跨越两千年一首古诗不谋而和。

昔归,往事越千年插图3

问君可识泼茶香。

收拢思绪,再回到茶上。第二三杯再品,这时茶叶中富含的茶多酚等营养物质已经充分析出,茶汤明显具备汤色明亮清澈、香高气扬、茶气醇厚、回甘生津的特点。昔归耐泡,好茶从不觉多,饮一杯来还一杯。喝着舒服的茶,对着舒服的老友,谈着舒服的话题,不知不觉这一天完美收官。

昔归,我今来斯,先干为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昔归,往事越千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