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

这是一款勐海地区的千年古‍‍树。十五年前,2005年前后,我的一位老朋友,家族数代以制茶卖茶为业,拿来一款老的大叶种黄金叶,告诉我,这是堆在友人茶厂角落中的一堆千年古树的老叶,从文革初一九六六年、六七年、六八年,总之是七十年代以前,六十年代末的当地最老树龄古茶树的叶片,嫩叶早已卖出,剩下这批黄金叶,如同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以至于一直放在哪里,无人问津,也不舍得丢掉。他寄给我一些散茶,让我品品,看看是不是近四十年的老茶,可否当用。当时从云南发过来的茶叶色泽苍绿含黄,十分干燥,手捻即粉碎,但肉眼很难判断存放的时间;经过四十泡的冲泡,茶水到最后滋味虽淡,但仍甘中含樟,老气陈韵清晰,因此判断,是存放数十年的上好古树黄金叶,千年不好说,数百年以上是可以有的。于是莲花山房全部压成250克的砖收藏存放至今。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1

开砖,叶片壮大厚重,叶脉成网,肉碎成渣,色泽棕褐含苍带锈。干嗅,沉馥樟郁,檀含其中;古道枯藤,草甜甘厚;木质药韵,气味纯正;直入天门,蔽耳醒目。稍事,温辛入腹,气摇丹田,再候,又落涌泉。天地气通,身运意游,胃嗝连绵,肠动气下。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2

摇香,甘草味甜,沉香檀旋,芝菌藓香,土腥隐没。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3

开泡洗药,汤微尘蔽日半透,色泽代赭。

【第一泡】汤色栗红油润,微粒中悬;入口舌尖甘甜,舌根清苦,稍事即消,只有津水清凉,韵留腔喉;汤尽,杯底留渣如沫。立时,嗝气上扬,身热气顶。

【第二泡】色似更深些,栗红半透,汤面润稠如油,汤底渣落一片。入口甘甜,润密软顺,喉底清苦,化辛为冰,齿冰舌酥。汗洇外渗,不知不觉。

【第三泡】茶汤嗅之甘甜,饮之亦然;如荒漠粉草,如沉檀老木;辛凉润泽,通鼻清目;满口甜爽,喉余微苦,齿龈慢凉,肠矢缓下。

【第四泡】汤色还是栗红半朦;汤甘含苦,蔗水流长,凉瓜苦短,冰辛气久,落腹暖脏,六腑温馨。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4

【第五泡】色泽稍淡,橙红半透;还是口腔甘蔗清甜,喉底瓜苦灼然,两腮津水清凉,齿龈冰辛酥疼。气上头热微汗盈盈,输达肢末手脚心潮。

【第六泡】汤色依旧;只有清凉更甚,清甜冰辛,绕舌转齿;丝丝苦根,常驻腔喉。

【第七泡】茶汤稍淡,还是橙红;汤还密顺,似涩津涌,甘化微苦,津转辛凉;气运丹田,上下脉通。

【第八泡】没有浸的茶汤色泽淡些,橙黄明润,微尘可见。还是口腔甘甜,喉底清苦,冰辛悠长。

【第九泡】茶汤辛甘微苦,气韵不变。齿冻舌酥,腮净腔洁。汤尽杯底,渣细如沫。

【第十泡】浸,汤色代赭,还是微尘内悬;闻汤甘辛,气浸肌骨;甘甜落喉,齿冰腔凉,柔水顺汁,回味无穷。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5

【第十一泡】浸,汤若琥珀润透明亮;青蔗汁甘甜清凉,降火去燥。瓜苦隐约,养心收神。

【第十三泡】淡汤栗黄,水似更甜;似青皮甘蔗汁,甜之可口,辛之清凉,嗝气连绵。

【第十五泡】淡淡橙黄色的茶汤,越来越甘甜清凉;甘辛之气,循环周流,舌齿腔喉,冰激镇疼;甘腮津甜,喉苦消散,魂安魄定,意密志固。

【第十七泡】汤色虽淡,却仍似青蔗糖水,微微有粘,清甜甘凉,久甘在喉,久凉在齿。终于腹饱气满,精足神爽。

【第二十一泡】入口清凉甘甜的茶汤,淡淡泛黄,始终不变;久置放凉,其味更甜,令人回味不止。

久泡不败。数小时后,冰辛甘甜的茶汤之气依然在口中盘恒不去。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6

茶底,叶片肥厚粗大,梗有硬芯,叶脉成网,肉碎有渣;色泽黑润含褐;枯木老叶之味,泛着甘甜辛凉之气;闻一下茶底,还是樟檀沉香,盛气逼人,诱人再饮。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7

余渣再煮:

一煮,十分钟煮出的茶,汤浑色褐,药味浓郁,甘甜清苦辛凉,可比广东凉茶。有清肺凉肝,和胃暖脾,养心益肾之功。

二煮,还是色褐汤浑,久置,悬尘下落,汤色渐清,杯底渣末一片。还是清苦甘甜,辛凉腔喉。

三煮,汤色依旧,笋气已出,却还是清苦甘甜,齿冰舌酥,喉下药韵始终不变。

久煮仍然。第二日又煮,半凉后出汤,汤色橙红,微尘雾色,渐渐渣沉杯底。饮之,仍是蔗水含檀,药韵其中,甘阔苦微,腔辛喉润。真是喝不败的黄金老茶。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8

这就是存放五十多年的五百年以上的古树黄金叶,品尝此茶才能体会:所谓老茶汤中所体现的樟气立早,直上百汇;檀气横旋,膻中盘转;沉香降气,下落涌泉的感觉。老茶养人,五脏皆调,老者爱之,虚者益之,青壮妇幼,时疫御之。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插图9

樟登百汇檀中盘,

沉香降气落涌泉;

千年古茶藏半百,

鸡肋化为黄金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1968年黄金叶生砖口感及香气

赞 (0)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