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庄陈野生乔木七子饼品鉴

今天是2020年9月13日,引一篇2018年我的文章,解释一下黄金叶的青饼是什么?

有天无意中看到一种叫黄金叶的普洱,开始有点晕,到底是什么东西?查了一下,原来就是黄片。茶芽嫩叶之类的鲜叶,杀青揉捻后会成条索状,再老点的叶子就只会变成发黄干枯片状,俗称黄片。混入熟茶发酵的话,有些会变成只剩树叶的叶脉,成丝网状的东西。

从茶区历史讲,云南算古老的了。从茶叶加工来讲,云南则是停留在唐宋的团茶时代。你看到的那种釆茶姑娘边唱歌边釆茶的事情,还要采一芽一叶,那不是云南,这里没有那么规整的茶园,最主要的是没有后期强加工倒逼的精确釆摘。

黄片多是云南茶区采摘方式造成的,先说明没有什么大问题,论黄片我就想起我的05年野生乔木青饼,它不是黄片,但接近或是混搭风格了,先泡起来喝它一壶,后面再聊。

正式冲泡,茶品名称:2005年庄陈野生乔木七子饼,干茶量7.5克,180ml中型盖碗,有效出汤量135毫升上下。洗润茶2次,昆明沸水温度(烧水壶中心温度摄氏93~94度,注水期间温度至少损失2度),洗茶完毕后静置,叶底香为晒青茶香,冷香中略带烟味,景东茶料的特点。

2005年庄陈野生乔木七子饼品鉴插图

第一道茶汤,出汤时间为18秒,也就是说入水出汤不停顿,一气呵成。汤色橙黄,入口柔绵滑爽,润喉生津,滑喉而下。

两杯后微微泛涩,口中回甘生津源源不断,真的舒服!

2005年庄陈野生乔木七子饼品鉴插图1

第三道汤,出汤时间控制在20秒,汤色深黄,入口滋润,口舌生津,韵味十足。这个茶喝着真舒服,但差不多我还得打住。

茶喝了,接着聊。脱离历史看问题是不对的,云南普洱茶的产生主要原因是落后,内地从明朝开始的精致炒青工艺,一直没有在云南发展起来。加上云南大叶种乔木茶能否炒青出好茶来,也是个未知数。普洱茶(就是团茶)也许就是当下云茶的选择,居于此就可以推断一些对普洱茶的底层认识了。

首先所有的茶都有一样是相同的,就是拿来喝的茶都是要经过加工的,所以加工决定着茶叶的好喝程度。炒青茶的加工,如果全用手工的话,工艺复杂,产量少,价格高,茶师差异也大。但炒青茶是每年都要来一点喝喝,过季的茶叶就扔的消费模式。

普洱茶开始是加工简单,工艺相对简单,但完成时间很长,严格讲十多二十年或者更长时间,不同地域成品还不同,甚至就不能讲什么是成品了。细细想想这个事情就复杂了,要么你自己存,要么找老饼,难度和混乱就大了。

所以有这个底层认识,看以前业界选饼就有一定的合理性。以前做法是五级以下做普洱,现在解读为以前云南人骗人的,不重视普洱茶质量。从现在看存放出好味道的饼茶,这样做没有什么问题,反而是降低成本,包括控制存茶风险和陈年茶价格稳定。历史上云南普洱茶是出口香港的大宗创汇物资,也是进藏物资,政治意义重大的当年说骗人那是不合逻辑的。一分钱装不进自己腰包的情况,那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再说香港人不是傻子,人家发现这个茶好喝实惠,又没有什么毛病,老年人喝了还润肠通便,为什么要去惊蛰云南这个茶叶原料基地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2005年庄陈野生乔木七子饼品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