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

曼松,在普洱茶中有着不一样的身价,曾是明清两代极负盛名的皇家贡茶。

翻开那段尘封的往事,我们来了解一下曼松茶的前世今生。历史,总是沉重的。当我们身处太平盛世,从容自若的品茗赏叶底时,总该饮茶思源,多少知晓一下杯中之物从何而来…..

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插图

2020曼松贡茶春

据史料记载:明成化年间,地方官员发现曼松茶甘香可口,饮后神志清醒,这在以苦冽为主的普洱茶中,是极为罕见的。且曼松茶冲泡后“立而不倒”,引申为“大明江山屹立不倒”之寓意。这让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乍一听就会产生极度的舒适感;而喝了之后,还真是让明宪宗皇帝的味蕾有了极大的愉悦感,一时间龙颜大悦、赞不绝口,指定曼松为皇家贡茶,其他寨子的茶叶一概不要。这是曼松茶第一次受到知遇之恩。同时,因此造成了供求量之大,也为日后人散茶凉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曼松茶第二次被盯上是在清雍正年间了。那不仅仅是曼松自己吸人眼球,而是整个普洱茶家族的欣欣向荣了。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权倾一方的云南总督鄂尔泰在宁洱建立了普洱府,设置贡茶司。身兼云南、贵州、广西三省总督的鄂尔泰是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封疆大吏。就在前一年,他抓住了一个整治云南地方土司专权的机会,实行“改土归流”的举措,将权力集中到中央,而且颇见成效。这不仅让他功名显赫,承蒙了皇恩浩荡,更是让云南古六大茶山更大范围的普洱茶得到了满清皇室青睐。所以,才会有“普洱茶,名遍天下,味最酽,京师尤重之”的记载。

古六大茶山中,倚邦、蛮砖的茶为上乘。而曼松,就隶属于倚邦茶山。肩负着“年解贡茶100担”的任务。一担,是100斤,100担,就是1万斤。而且,到了清朝中后期,100担的贡茶任务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地方各级官员需要200担,这就是3万斤干茶呀……就曼松寨子那点可怜的古茶树,4斤多鲜叶才能晒出1斤干茶。茶农们一年到头,就全家挂在茶树上撸叶子好了。曼松,理所当然会供不应求的。

茶农不堪重负,自己家里产的甜如蜜的茶喝不上一口,完不成任务还得被责罚。于是,一时难掩悲愤,用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放火烧山,然后逃离家园。这让本不富裕的曼松古树茶数量又雪上加霜,剩下的人和树就更少了….

在那之后,时局动荡,改朝换代,到了民国政府时期。

1942年,内忧外患,古六大茶山的攸乐山的百姓与当时地方政府官员产生矛盾,发动了“攸乐山起义”,一把火烧了倚邦,这下,不再仅仅是曼松倒了霉,整个倚邦都倒了霉。回想起贡茶故里曾经的辉煌,真的是颇有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感慨。

历史的脚步总是在不断的前行,往事不堪回首,未来无限可期。一部茶叶的历史从来都是浓缩了国家的历史。

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插图1

2020曼松贡茶春

当普洱茶再次受到关注,这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觉醒的时代。信息化全面覆盖、交通运输便捷、一日千里。曾经的古六大茶山,云南的极边之地,不再“处江湖之远”,而喝一杯曼松的愿望也不再因为它是贡茶而“居庙堂之高”,普通人不会再望尘莫及、望茶兴叹了。

不可否认,严格上讲,如今的曼松茶,幸存下来的古树极其稀少。我们喝的,绝大部分是后来种植的生态茶、乔木茶。但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的茶人坚持不懈,而且政府非常重视,大力支持,保护稀缺资源,提高再生产技术,让这曾经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了我们寻常百姓家。

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插图2

2020曼松贡茶土壤

当然,会有人质疑:曼松生态茶、曼松小树茶也会那么好喝吗?这要提到曼松的土壤了。曼松的土,类似于沉积土,一层一层的,有非常好的光泽,呈紫红色,含锌量高,很紧密。遇水之后,像黏土一般,可以揉化。正是因为这种含锌量高的土壤,让曼松茶有一种独特的甜蜜蜜。可是事物的两面性,又使得曼松茶难以有足够大的产量让人欣喜若狂。曼松的土壤结构紧密,导致种植的曼松茶树成活率极低,能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成活率就已经很好了,这使得曼松茶的种植成本不可避免的上涨。而能存活下来的茶树,也是自身拥有顽强的生命力,经受住生存的挑战,不屈不挠的争取到了“承天泽之恩、涵地厚之德”的资格,成为我们今天津津乐道的话题。曼松,真的是高贵的曼松啊,无论前世今生,永远都是物以稀为贵的。

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插图3

2020曼松贡茶春

关于曼松茶,我的情感很是复杂。曼松的文章,过去也曾经写过,但总是觉得不够深刻,以至于让我言辞颇为谨慎。这是对茶的态度,也是对我们华夏文明的敬仰。当你置身于茫茫的原始茶山中,与历史倾情对话时,人,永远是渺小的。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植物的生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所想、所见….

贡茶,一个时代的名词终是渐行渐远;而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守住祖先留给我们珍贵的物质文明,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正在迎面而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曼松,翻开“贡茶”尘封的记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