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上的传说无所不在,真的“发烧友”却难得一见

那天我给老伍发微信:在干哈捏?
老伍就给我发了一张照片,如下:

江湖上的传说无所不在,真的“发烧友”却难得一见插图

我的神思立马就驾着宝马,奔驰到了芳村。
这,不是何嘉文何大师嘛,那个将五百块钱一饼的茶,泡出三千八百块钱滋味的牛人。
本来,何老大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自从那次跟他学了两招,回家将我自己一千五百一饼的茶泡出了三千块一饼的味道,老何就取代了我本行祖师爷医圣张仲景的位置,上升为我的偶像。
我跟老伍说:您老要记下何大师泡茶的要点,转授给我两招新手法。
谁知道老伍说,广西柳州的曾兄专程从柳州过来,要跟何大师学习,这两个高人正在交流,他要当好陪客。
我就不好另外给老伍要求什么了,老伍的祖师爷孔夫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伍一乐,我要他记什么他都记不住的。明知如此,还要给自己增添无谓的希望?我又不笨。
“你们在喝什么?”我还是没有忍得住从心里往外直冒的好奇心,又问一句。
“那,就是这个了……”老伍不跟我多废话,又给我一张照片:

江湖上的传说无所不在,真的“发烧友”却难得一见插图1

“这封面上不是何大师?”我都激动得打了好几次才打成了一个句子:“请给我买一个,即刻顺丰过来。”
人家老伍那边很淡定:还没有出厂,这个不过是样板而已,掰一块还是可以的。
我高兴坏了,连声说好——意思是说,我在微信上能找得到的表示“好”或者“嗯嗯”点头同意的动图,都找出来给他发了过去。
第二天,老伍给我掰下来的那块茶到了。
一称,差不多一两重!
够四五泡了!
总的来说,这茶,就是那种“力求做一个传说中的男人”的类型:香气入水,正如男人不动声色的英华内敛;茶气充沛,正如男人生命力的弘大悠长。
这茶,就是入世的产物。
所以,这个“传说”,我按照何大师上次的教导用多种水试泡。
加上最近天气变化频繁,也在不同的天气下尝试了。
最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工作空闲之余,鼎湖水,怼上6.3克,最迷人。
干醒茶香迷人,最香这次,难道下雨香才强烈?什么道理?求问传说!哈哈。湿醒香气凝聚低沉,但是感觉到香气在咆哮,像是超跑的发动机一样,低沉的轰鸣让人热血沸腾,一个字猛。
第一炮,香气猛烈地侵占了口腔,冲击着胸腹,兰蜜香在口腔久久不息,口水都是香的,这感觉足足让我陶醉了3分钟。

江湖上的传说无所不在,真的“发烧友”却难得一见插图2

三泡后打嗝,如果有美女在隔壁,应该可以感受到什么叫男人的吐气如兰,兰花般的香甜,可惜美女不在,只有自己感受,嘻嘻。
这是香气入水我感受到最牛的茶,低调张扬,留存口腔的时间长,喉韵也有所表现,香如果再沉进去,会不会丹田也香了?
如果运行一周天后,人体后部孔窍里出来的“奔豚气”也是香的话,那么,这茶妥妥就是一个传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江湖上的传说无所不在,真的“发烧友”却难得一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