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墨俱老,仕隱兩得。周波「杮形」

中國傳統文化喜用文字的諧音來討個好口彩,紫砂也無出其右,“事(杮)事如意”便是大家喜聞樂見的傳統題材。兩壺皆以“杮子”為原型,但作者不再是簡單的因偱舊例,做一對惟妙惟肖的仿生花器而已,而是籍由自己獨特的人文視角來勾勒性情,並將多年來對文人書畫方面的學習與探索融入到紫砂壺製作中來,以其別具一格的全新方式展示出更高的文化訴求。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周波、何馨工作室日常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仕隱」突出成熟的磨盤柿的飽脹感,黃澄澄,豐滿充盈。單線口為蓋,中間微微隆起。僅在蓋面以柿蒂裝飾,將花器簡做,更符合現代審美。身筒凹與凸在若隱似現之間,惟有養護日久擦拭之際,抑或偶爾側光把玩之時才會發覺內中之變。壺肩銘文:“看雲疑是青山動,誰道雲忙山自閑。”採自明朝沈周之畫。

「雲山高士」器型上豐下斂,素雅閑靜。高挑的壺身勾勒出完美曲線,唯在壺蓋裝飾柿葉紋邊,點睛又點題。造型用大跨度曲線來表現,收放有度,讓線條默默地述說生命之力。壺肩銘文作者自寫自刻,“雲山淡含煙,亭虛寂無人”則為明朝李流芳之畫上詩。

古人借詩詠志,為畫點題,表達了坐看雲起的恬淡之境,而作者擷此詠物,借杮之形抒發自我人生感知,殊為一樂!

兩件作品,一高一矮,一件高挑頗具風骨,一件圓融張力具足。置於席間擺弄一二,作品似乎有了靈性,頓覺生動起來。以「高士」泡茶,「仕隱」容之,在一沖一泡,一起一落間彼此關照,互為聯繫,誰也不搶功。

壺肩作者書並刻 “看雲疑是青山動,誰道雲忙山自閑”採自明 沈周。

壺肩作者書並刻 “雲山淡含煙,亭虛寂無人”則為明朝李流芳之畫上詩。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由丹青水墨而引申至紫砂茶器,本為詠畫,現來飲茶,看似載體在風馬牛不相及處,作者卻獨抒心機將之呼應,由形似而草草筆致,由馳騁縱橫而淡逸平和,少了工匠習氣,添了文人雅客的清高韻致。。。

山林之想、雲水之樂、砂壺之趣。。。
其實,並不在山林、雲水、砂壺本身,而在鑑賞者的心境,心態自由平和,當下即是雲水,廟堂也是山林,砂壺總得妙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詩墨俱老,仕隱兩得。周波「杮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