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

这些年,执着于黑茶品鉴久了,难免有些心思,不吐不快。
为什么一个明明茶韵底蕴十足的茶品,却会在百花齐放、资讯畅通的当下被茶人们视为一款又爱又怕的新品?莫非是因为眼花缭乱之下的自我否定?亦或是因为黑茶数十年缺失后的不知所措,让原本短暂的人生耿耿于怀,干脆冷眼漠视起来了?
本来,对以闲情逸致开放包容著称的茶界而言,鲜有针对某类茶品之冷眼漠视的情况的,何况它还有灿烂辉煌的历史底蕴在。因为茶人们很明白:一款拥有悠久历史的茶品一定是“原料好”精彩沉淀的结果,而且这种结果往往不朽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除非,这种茶品因为某种难言之隐,一直不肯以“原料好”的本意面世,以至于大多数茶人们无法品鉴到这种精彩结果,一气之下也就只好冷眼漠视开来了。

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插图

虽然针对黑茶这种尴尬现状,作为亲身体验过黑茶精彩的爱好者,大可以凭黑茶赋予自己身心愉悦的温暖感知来慰籍失落的心绪,俨然一副“你欣赏是你的福气,你不欣赏是你的遗憾”,但又有谁不希望在论及黑茶悠悠淳厚时,赢得更多源自心底的尊重?
毕竟,历史再灿烂久远,心领神会才是活在当下的本意。
所以,请黑茶产区的父母官们,多些顺应历史本意,还安化青山绿水的本色,拒绝大规模无序的茶园茶开发;多些加强监管,提升黑茶的品质,改善黑茶粗糙低廉、假货泛滥的市场行位;多些鼓励那些足以彰显安化茶原料品质的品鉴级好茶,还安化黑茶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应有的尊严;多些扶植扎根安化本土荒野茶宣泄的茶企,因为他们才是真正在乎安化黑茶本色的人;多宣传黑茶除保健功效之外的黑茶文化与品鉴之美,顺应黑茶的审美本意。
无论如何,既然历史好不容易醒来,就不能再次缺失了!

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插图1

如果一定要现实面对百姓对于健康的诉求,有着“生命之茶”称号的黑茶,早已完完整整彰显过其对于人类健康鞠躬尽瘁、益处横生的忠诚。而且黑茶渥堆之工艺,让茶叶物尽其用的事实也最大程度上诠释了自然、人、茶的和谐。以至于有志之士在宣泄“黑茶乃21世纪最健康的非碳酸饮品”的豪情时,全然忽略那些坚持不喝黑茶者们的不屑。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呐喊的是真相,而真相从来不怕寂寞。
尽管,再完美的真相也会有重新验证的时候。
但是,在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这种验证还会久吗?
显然,即便如此,不屑者依旧会挑剔。对于黑茶的功效,他们只能不屑,却无法否认。但对于口感的任性,他们从来就高傲,甚至不惜以一个茶者的身份,对黑茶的口感强势指责。

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插图2

其实,一个真正的茶者,是不会以一个工艺类别的茶品特点去置评另一个工艺类别的茶品的;更不会以自己个体的喜好去妄自划分所有茶类的口感高低的。就好比茶与身俱来安静的天性一样,茶者,平和包容乃根本也。
再者,系统评价一个茶类的口感特征,必须是全方位的。
就黑茶而言,几乎所有等级的茶叶均可成就一种黑茶,其茶品等级的划分空间跨度非常之大:既有专注于口感丰富度的早春芽茶,也有讲究温暖醇厚的粗纤维夏茶;既有强调山头细节的高山荒野茶,也有力求平衡中庸的拼配茶。不屑者真的都有认真品鉴过吗?
还有,黑茶的成品形式和再工艺流程也是所有茶类中最复杂的:既有散茶类的,也有紧压茶类;既有机器压制的,也有手工压制的;既有自然淳化的,也有刻意升华的。不屑者真的有一一评鉴过吗?

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插图3

除此之外,黑茶是可以附着时间痕迹的茶,年份越久,口感越丰富,不屑者又喝过多久远的陈年黑茶?
或许等这一切,不屑者都细细品味了,也就不至于那么大声地质疑黑茶了。毕竟,他们骨子里还是愿意回归茶人的本意的。
我并不担心黑茶市场低迷下的清冷,因为再寂寥的冬季也会有午后暖阳在;我也不在乎当下的清冷还会延续多久,因为黑茶会记住每一缕流失的时光,并以此淳化自己。
我只是希望,“黑茶行位”回归到心领神会的轨迹上,不至于渐行渐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关于“黑茶行位”的那些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