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辨别人为或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

  “什么叫做美?东方的艺术境界美是自然的美,就是不规则的;西方的美是非常有规则的。有规律、规则的美,是违反自然的,是人为的;不规则的美是天然的。”(来自《易经系传别讲》作者:南怀瑾 复旦大学出版社) 一语道破:自然形成的是不规律、不规则的!而人为的是有规律、规则的!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5窑出品的柴烧手捏坭兴壶)

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为何是不规则的?不规则具体又表现在哪里?这些不规则是否会有规律吗?接下来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三个问题:

一、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为何不规则?

薪柴在火膛中燃烧过程中,不同时点燃烧程度不同,自然产生不同的火焰和热量,流入窑室内时在各层分布也不一样,自然窑内的陶坯及其各个部位能吸收到的热量自然也不一样。所以窑内各个陶器及其各个部位的温度自然不同。

薪柴在不同的燃烧程度,自然产生不同数量、大小的木灰,在风力的作用下随着火焰流入窑室内,自然飘落着不同位置的陶坯上。所以窑内各个陶器及其各个部位的得到的木灰(或称落灰)自然也不同。

每次投入的薪柴数量、尺寸大小不同,在同样的风力下,自然产生不同程度的还原焰、中性焰和氧化焰,窑内氛围自然变幻莫测。

最终的柴烧效果是陶土、木灰、温度和窑内氛围共同作用、相互熔融的结果。薪柴在燃烧过程中所形成的木灰、温度、窑内氛围都是不规律、不规则的,最终的柴烧效果必然也是不规律、不规则的。通过下面的视频,我们可以了解到薪柴燃在过程中产生的不规则状态:

二、柴烧效果自然形成的不规则

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主要体现在落灰釉和窑变这两个方面。

        (一)自然形成的落灰釉

有木灰才能形成落灰釉。木灰随着火焰流入窑室,自然飘落着在陶坯上,那么在不同位置的陶器所得到的木灰的分布、面积、厚薄都不一样。当温度到达木灰的熔点时,木灰逐渐与陶土相互作用、熔融。因窑内不同位置的陶器、同一陶器不同部位的温度不同,最终自然形成的落灰釉的分布、面积、厚薄、侧面自然过渡、熔解的程度都不同,都会呈现不规律、不规则的状态。如下图: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6窑出品的柴烧紫砂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8窑出品的柴烧紫砂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4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5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二图为甘地柴窑第37窑出品的邕陶,南宁市区内陶土)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三图为甘地柴窑第30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25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21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同一陶器的六个部位(上下左右前后)的温度都不一样,自然造就了陶器各部位的熔融程度都不规则。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上三图为甘地柴窑第35窑出品的柴烧坭兴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29窑出品的柴烧坭兴壶)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7窑出品的柴烧坭兴壶)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上五图为甘地柴窑第28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二)柴烧自然形成的窑变

窑变包括落灰釉和陶器肌理的色彩变化。陶土、木灰在不同的温度、变化多端的窑内氛围共同作用下,产生相应的化学、物理反应,不同位置的陶器以及同一陶器不同的部位(如正面、侧面、背面及上下等),也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陶土在没有木灰参与作用下,在不同的窑内氛围和不同的温度下,陶器也会呈现不同的色彩;如下四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不同的木灰有着不同的化学成分,在不同的温度、不同窑内氛围作用下,呈现出不同的色彩的落灰釉;同一木灰,在同一还原气氛、不同的温度下也呈现不同的色彩。如下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24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二图为甘地柴窑第35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三图为甘地柴窑第28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三图为甘地柴窑第24窑出品的柴烧邹圩红陶)

薪柴燃烧过程中产生不同的窑内温度、木灰及窑内的氛围,都是不规律、不规则的、最终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落灰釉和窑变,也必然是不规律、不规则的。这才是天然的。而人为的必然是规律、规则的。

三、自然形成的不规则是否有规则呢?

“‘动静有常’,讲物理世界一切的活动,不规律里面它有自然的规律,而且不能违反。”(来自《易经系传别讲》作者:南怀瑾 复旦大学出版社) 无论是自然形成的落灰釉的色彩变化与窑变,最精彩的、变化莫测的柴烧效果,一定是火焰灼烧到的地方。薪柴在燃烧产生的火焰,带着热量、木灰、烟雾流窜入窑室,与陶土相互作用、共同熔融,从而产生不规则的变化。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传统龙窑烧制的茶叶罐)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上图为甘地柴窑第31窑复烧的老坭兴壶)

总而言之,自然的美,是不规则的;不规则的美是天然的。有规律、规则的美,是违反自然的,是人为的。这是辨别人为或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的核心所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如何辨别人为或自然形成的柴烧效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