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提梁紫砂壶的对比看如何鉴别

前些日子,朋友将他收藏的一把紫砂壶拿给我看,让断代辨新老。初拿到这把壶,就感觉很有代表性,值得一说。所以借此机会查查资料学学,也拿出来跟大家一起讨论下。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以上为藏友的壶实拍

下面,我们先来看看南京市博物馆藏的镇馆之宝,吴经墓出土的提梁紫砂壶(见下图)。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这把壶是1965年,在南京中华门外马家山一带的一明代墓葬里出土的。国家历来对正式考古发掘非常的重视,因为未经破坏的墓葬,往往可以根据随葬器物,定为文物的标准器,特别是如果有墓志铭,就可以直接确定墓葬的确切年代。

这是明代宦官司礼太监吴经的墓,有墓志铭为证。

司礼监,为御用十二监之一,主要负责宫内用品造办。

查考明史,吴经出生时间不详,系江西馀干(余干)人,自幼入宫,殁于嘉靖十二年(1533年)。吴经生前是明武宗朱厚照宠信的宦官。1519年正德帝南巡时,吴假借皇威,在扬州一带,胡做非为,遍入民宅,搜逼全城,致使民女财宝多被掠取,“哭声震近远”,即为真实写照。直到嘉靖帝即位后,才失宠,下放在南京任职到死。

此壶从墓葬出土,清楚地告诉我们,它能做为随葬品,一是主人生前的常用物;二是主人生前的器重品;三是主人的曾任职位。能让他选用上,在当时既便不是奢侈品,也不是等闲之器物。

因此,这个壶应该是那个年代的标准器,并且是目前已知的有纪年可考最早的紫砂壶。为此,该壶除称为提梁壶外,也有称做”吴径”壶

从公开的资料,对该壶可做以下描述:

该壶器形近似圆形,非常饱满,肩挺鼓腹,下收明显,呈平底,颇有古代陶和青铜罍的造型韵味。壶肩部装有类似家具罗锅枨*(注释见文末)样的硬矮提梁,在提梁后部内侧中间处,置一半圆小绊,可用来扎系壶盖,以免滑落打碎。壶腹前端近中间处,装一近似的三弯流,有四瓣柿蒂形饰以粘贴。平盖上安一变形砣罗钮,内为十字形子口,无通气孔。

%title插图%num

罗锅枨

此壶成型方法,是盘筑拍打法,较古老。

它高18厘米,宽19厘米,壶口直径7.6厘米,盖片直径7.7厘米,提梁外形宽12.6厘米,重约550克,壶底没有刻印款识。壶身整体颜色不一,有过火烟熏和釉泪现象,一般为无匣钵掩裹,入窑裸烧或半裸烧,虽外表略显粗糙,细看,不论是壶面、提梁、钮、流等,皆有可圈可点之处。

此壶无论从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经济价值等方面看,均不可低估。2014年受邀在香港展出,投保价一千万元,可以略见一斑。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朋友收藏的这把提梁壶。

据说,是2014年8月,在一古玩市场上掏到的。从外观上看,与吴经墓葬出土的提梁壶,如出一辙。经测量:此壶通高18.8厘米,宽20.5厘米,壶身高12.2厘米,壶口直径8.1厘米,盖子直径8.3厘米,提梁外形宽13.8厘米,重约800克,容积约1500克。壶底有周学山篆书款,暗浅圈足,也可以称为卧足。

如果简单行事,粗略一看,或先入为主,甚至是不了解紫砂壶的人,肯定结论是:仿品,系比照出土的吴经壶做的等等。

我们对以上两把壶,做个比较分析。

首先两把壶从外型看,非常相像,这里就不再对藏友的壶(以下简称藏品,而出土的吴经壶,称葬品)做描述了,而重点放在差异性上。

一、成型方式:

葬品壶身,系先捏盘泥条堆筑,然后再拍打,修坯成型,符合古代先人制陶技法,较古朴。而藏品,则是与近现代纯手工成型技艺相符合,采用的是,先将陈腐好的紫砂泥料,拍打成泥片,围成所需形状,然后再拍打或整理成身筒。这种方法做成的壶,一个是一定有因裁剪多余泥片再粘接而形成的接痕,即接缝。二是,拍打成形时,因拍打挤压,而在壶肩部,接近开口处而遗留下,近似波浪形的皱缩纹。藏品,泥片接痕在壶里出水开口处,且较明显,再就是壶肩上部,侧光可看到有明显的拍打收缩纹。这种工艺据文献介绍,系明晚期制壶名人,时大彬(1573年一1662)创始,自此一直延续至今。因此,这个藏品,从工艺看应在大彬之后,或同一时代。

%title插图%num

藏品壶内实拍

其次,我们来看一下泥料

藏品所用砂料,颗粒感比较明显,整体直观看来,坯料粗糙,与近现代(1840年至今)紫砂壶用料差别较大。

紫砂料制壶,基本呈现越早越粗糙,越往后,越细腻之势。这是因为西方工业和科技带来的影响所致。比如,紫砂原矿捣碎过筛工序,其中,筛子的网底粗细,即目数多少,决定着砂料的粗细,金属材料细丝和机械化编织工艺,才使晚清以后,才较普遍的用上了较细的泥料。但测光斜视,表面制作还是很细致的。这个判断,是从壶底印章纹路纤细清晰,来印证的,如果质地真如乍一看那么糙,印文是不会清楚可见的。

%title插图%num

藏品的壶底印章

所以,藏品壶用料,与葬品壶用料,较为一致,接近缸胎,较为古朴,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且壶身砂粒颜色丰富,特别是黄白色硇砂粒,尤其显现,说明掺砂工艺不仅已开始使用,还达到了较为娴熟的地步。一般徒工,是难以掌握的。

总之,与明末清初,人们赞誉制壶大家时大彬所用泥料,“砂粗质古肌理匀”是一脉相承的。

三,着重谈一下提梁上的差异。

两壶对比,提梁与壶身的连接方式不同。

藏品系用脂泥粘接的,而葬品是近似木工榫卯插接法。再有,就是后提梁柱上的小圆绊,做法有明显不同。从图片可见,葬品系在提梁上另安装的,做法精于工道。而藏品却是在提梁成形时,留出凸起部分,捏扁后用锥子类工具,直接扎出圆孔,小圆绊与提梁是一体的,做法相对简易。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葬品和藏品的提梁对比

四、再看一下壶流的安接方法。

葬品系插接法,工艺较古典。而藏品是壶身外粘接法,工艺较简洁。

壶流为独孔流,符合制壶古老的特征.晚清民国之后,网状流逐渐兴起,不仅可以较好地滤去茶渣,也可较好的防止堵塞壶流,造成出水不畅。独孔流的壶不一定老,但网状孔的壶,肯定新,是毫无争论的。

%title插图%num

葬品和藏品的壶流对比

第五、葬品与藏品器底部处理手法,明显不同。

葬品系平底,成形较原始。而藏品却是浅圈足,且修足规整,线条爽利,工夫地道,极大方便了壶的摆放和使用。

第六、看看款识。

藏品底部有花边篆书款,朱文印章周学山字样。符合明末清初落款范例和习惯。而葬品没有款识和铭文,符合紫砂壶初创期的时代风格。

第七、看看烧造工艺。

葬品无匣钵,属裸烧,成品后有串烟和釉泪痕,工艺笨拙。而藏品更符合商品特征,入匣烧造,品相光洁完美,色如肝,质地坚,符合明末清早期,紫砂器工艺成熟期的特征。

第八、壶盖的设计

藏品壶盖内十字形子口正中间,为便于出水通畅,置留了通气孔,同时,为了兼顾壶钮的完美和避免尘埃从直冲上的通气孔进入,而选择了从壶钮一侧留孔的方式,可谓考虑周全、细致入微啊!

最后,我们再来观察一下藏品的总体韵味,即外在表征,如包浆、使用痕、有无人为做旧痕迹等等。

藏品整体外观,清洁自然,触摸顺滑,褒光隐现,氧化皮壳明显。壶身内部,有较明显的沏、泡茶使用痕迹,从壶身内壁欠光滑和存在的淡灰黄色的茶垢看,有一定的使用时日,但不会太长,符合旧物的自然使用气息。

一句话,壶体内外,绝无人为做旧之嫌,更不是鞋油涂擦之物。

综合以上,藏品不应该是葬品的仿制物。理由如下:

一,葬品1965年出土,之前不存在仿制问题。紧随之后,历经十多年的文化大革命,直到九十年代以前,由于经济不振,交通通讯欠发达,人们生活水平普遍的较低,政治观念较“左”,没有收藏趋向等等,因而在这个时期,不大可能仿制。再加上,当时生产和管理体制的约束,这个时间段仿制的可能性也较小。九十年代以后至藏友收藏到手,不满三十年,如仿制,应是出在这一二十年的新品。

藏品,除不符合新品特征外,还可以推断出,既然仿,就应该以葬品为标本,往十分相像去做,而不会既像又不像,留辫子让人抓。综上分析,种种迹象表明,藏品应该是清代早期的制品,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title插图%num

现代大师的作品

注释:罗锅枨 (chéng)是我国古代家具中经常出现的结构造型之一,一般用于桌、椅类家具之下连接腿柱的横枨,罗锅枨通常是与矮老相互配合着使用的,一般是用在低束腰或无束腰的桌子和椅凳上,其作用是为了固定四腿和支撑桌面。

%title插图%nu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由提梁紫砂壶的对比看如何鉴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