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

最近太多烦心事,导致一直无法完成这个系列。无论如何,今明两天该结束了。先来看茶树吧:

在昌宁睡了一个好觉。

一早起来,依然是阴郁的天气;我们在街边小店吃早点时,雨点又开始洒落。这几天我们都在雨中行进,早已习惯,倒并不感到沮丧。

来之前,我查资料了解到昌宁有两个地方值得一去,一个是漭水镇、另一个是温泉乡的联席村,都是古树茶集中的地方。而我最想去的是联席村,三月时就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分享那里的古树茶状况,当时并不相信。这次即已近在咫尺,自然要去一探究竟。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

从昌宁县城前往联席村,实际上是返回凤庆的方向。全程有40公里,行到大约25公里时,从357国道向左分路到联席。随后是连续的弯多路窄的盘山公路,车速立刻降下来,海拔也越来越高。到联席时,测量海拔,已在2000米以上,而短短的40公里,竟耗去一个半小时。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1

我们将车停在村口的停车场,走到路口处的一个小卖部打听在哪里可以看到那些特别大的茶树。一位妇女用手指着我们站的正前方说:“从这儿再走进去几公里就有。”“从这里一直爬上去,看到有一些人家的那里也有”,另一位妇女指着我们左手边的一条路说道。

我们再次上车,朝后一位妇女所说的那条小路行去。到半途时,路边开始看到连片的核桃树与茶树混生的茶园,但是并没有三月我在朋友圈里看到的那种“十分巨大”的茶树。看视频里展示的情况,估计两个成年人合抱都未必能完全合上。

继续往前走,转过一个弯后,开始出现几户人家,房前屋后生长着一些古茶树,尺寸就像我在平河赵东华家看到的那般大。而且一点都不夸张,有的茶树就紧挨着房屋的基脚。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2

正当我们准备停车细看时,路边一位年纪四十多岁的大叔走来,我向他询问眼前这些茶树的情况。他说着又快有难懂方言,重复几次发现我们听不懂之后,他努力讲起普通话来,我们总算明白了一些。

他说这里看到这些不算大,还有更大的呢。我趁机询问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他欣然同意。

于是我们跟着他的指引继续往前,走出这几户人家后,路上下两边的地坎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大的茶树,触手可及。我心里禁不住,激动又震撼。

在一处稍宽的路段,我们将车停在路边,路下方正好有三棵古茶树。虽长在低处,但高度却超过我们所站的位置。走近茶树底下,发现主干硕大如柱,是成人一抱的尺寸,且未被矮化过,亲眼所见,难掩心中震撼。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3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4

大叔对我们说他家附近还有更大的,我们迫不及待想去看,更大的茶树长什么样。翻过一个小山梁,往下走了几百米之后,我见到了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棵茶树。

它是一棵名副其实的参天古树,就长在小路边的坡地上,基部径围比两个成年人合抱的尺寸还大。离地五十厘米左右开始分出十数个分枝,大多数一级分枝的尺寸比很多地方所谓的“茶王”“茶后”还大;甚至它的二级、三级分枝的尺寸,也超过了许多茶区被人吹捧的单株古树。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5

更令人欣喜的是,这棵真正的茶王,生命力仍然十分旺盛,枝繁叶茂、葱茏苍翠,颇有“独木成林”的气势。而它旁边所立的一块写有“中欧友谊”字样的石碑,也说明了它身份的特殊性。

离开这棵“联席茶王”后,大叔带我们去他家,现在春茶季已过,这里的夏茶一般是不采摘的。我们互相留下联系方式,我这才得知他姓赵。短暂休息后,赵大叔带我们从他家门前靠左边的小路走下去,穿过一小块新种植的茶园,很快又走到数棵古茶树之下。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6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7

这几棵古茶树组成了一个小的群落,几乎都生长在地坎上。粗大的树根蜿蜒于地表,直白地告诉我们它古老的树龄。其中有一棵基部径围2.5米、树高11米、半披张的野生苞红茶,政府所挂的标识牌上写明的树龄是“2100年以上”。更令人惊奇的是,这竟然是一棵属于私人的茶树。询问赵大叔后得知,村里的绝大多数古茶树,都是属于私人的,而且每一年都会采摘鲜叶用于制茶,制作红茶或者晒青毛茶。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8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9

野生苞红茶是学术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野生红茶。集中分布在临沧凤庆的大寺乡、凤山镇,以及保山昌宁的漭水镇、温泉乡的联席村等地,是这个区域的原生茶树种。

它也属于云南大叶种,但是与勐海大叶种、景谷大白茶有十分明显的不同。勐海大叶种嫩芽叶有茸毫,成熟叶片则少有茸毫;景谷大白茶无论是嫩芽叶还是成熟叶片,都密布茸毫;而野生苞红茶无论是嫩枝、嫩芽还是成熟叶片,都没有茸毫。其他大叶种一般是叶表无茸毫,而叶背有茸毫,野生苞红茶则无论叶表还是叶背,都没有茸毫。它最适宜制作的,就是我们常说的野生红茶。所以,野生红茶既是一种茶树种,也是一种红茶产品的名字。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插图10

我们还在树下观看谈论时,雨又渐渐大了起来。赵大叔说其他地方还有一些这样的大茶树,但是今天来不及去看了。联席一行有这些收获,我们心中其实早已知足。将赵大叔送到我们打招呼的地方,又沿着原路下山。我们要返回凤庆,算是已经踏上归程。漭水这次就不去了,留待下次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寻茶记 | 昌宁联席–名副其实的“古茶第一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