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插图

从香竹箐返回凤庆县城又耗去一个半小时,到达时已是午后。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位于凤庆县大寺乡的平河村,那里有6000多亩、超过12000株的大叶种古树茶和野生红茶。

来之前我们并不知道凤庆有这么个地方。前一晚住酒店时,向酒店掌柜打听凤庆哪里的古树茶比较多,掌柜给我们推荐一个叫做“平河”的村子。他酒店的厨房里有一个员工叫赵东华,来自平河,自家就有不少古树茶。家里的母亲爬不上高大的茶树,春茶季时便辞职回家采茶了。

“他家的茶树是要搭着架子爬上去才能采的那种。”掌柜特意补充道。

我们留下了赵东华的联系方式,在酒店房间时又特意查阅了平河茶树资源的情况,发现这是凤庆县古树茶集中分布的一个区域,自然值得一去。

平河在凤庆的西北方,离县城六十公里,行车需要两小时才能抵达。我们未曾逗留,穿城向平河驶去。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插图1

雨一直没停过,时大时小,一路伴随。出城不远,左前方分路前往大寺乡,虽是刚打好的公路,但路窄弯多,一路盘山而上,速度缓慢。

公路两边是滇红集团的原料基地,漫山遍野的连片茶园。茶树与杂草及其他植物共生,其中不乏一些树龄较大的茶树,整个茶园的生态环境非常好。相比香竹箐一路所见的境况,这边的茶园生态和茶树资源显得更好。

除了本土的滇红,省外一些较大的茶企如八马等也在大寺到平河一线设有原料和加工基地。当然,更多的还是本土品牌,特别是凤庆本地的红茶企业。

海拔越来越高,离城也越来越远。并不是春茶季,加之雨季糟糕的天气,路上几乎不见行人,车辆也非常少。这时雨越下越大,从淅淅沥沥的小雨到近乎瓢泼的大雨。我们更加专注地开车,到一个山顶之后,便一路都是下坡路,两个小时以后抵达了平河。

平河虽是一个村庄,估计离城比较远,因此也有自己的村街。村街刚好处于一块狭长的谷地之中,雨水从高处流下,将生活垃圾冲到路面上,好似刚刚经历一场水灾,十分凌乱。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插图2

右上角的蓝色曲线便是澜沧江

这里紧挨澜沧江,又处于峡谷地带,后半段一路下坡到此,我以为海拔已经很低,但测量之后发现竟然还在2000米以上。

赵东华提前给我们发了他家的位置,需要从村街主道一个路口处向右转上一条陡而狭窄的小路,出村街后沿着一条古茶树与核桃树混生的小路继续往前。他说在路边等我们,但当导航提示“目的地已到达”时,并未见到他人。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插图3

我们将车停在一株高大的核桃树下,此时雨下得最大,和他开视频、共享位置,发现已经走过了他家。互相确认接头信息之后,我们沿原路往回走,在村街的卫生所门前,终于见到了一个打着雨伞的、高高瘦瘦的人站在雨中;靠近一看,正是刚刚视频里的赵东华。

他家在村街下方不远处,我们在他的引导下将车停在路边,从一条泥巴小路去到他家,路边便可见到比大碗口还粗的古茶树。雨仍然很大,我们没法停留细看,转过一个屋角后,就是赵东华家的房子了。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插图4

入口处右手边安装有杀青用的大铁锅,紧挨着建有晾晒的玻璃棚;一堵高墙将院子和圈房隔开,新建了二层小楼,原有的老房子仍然保留着,作为厨房使用。

其时已近饭点,女主人正在厨房做晚饭。我们坐在茶台边稍事休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喝茶、选茶、看茶园和茶树。不过此时我们最希望的,就是这雨能停一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寻茶记 | 在大雨中抵达平河古茶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