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

雨下了一夜,到早晨仍没有停的迹象。我们退了房,将行李装上车,准备前往离凤庆县城50公里的香竹箐,那里有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大、最古老的栽培型茶树–“锦秀茶祖”。

凤庆是典型的滇西山城,县城海拔超过1500米,与易武相当。出城即是弯多路窄的盘山公路,一直上坡,路旁是成片的核桃园,有的核桃树底下种有茶树。雨不曾停过,道路湿滑,只能保持三四十码的速度。

随着海拔的升高,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温度在下降,雾气笼罩的路段越来越多,车子行驶更加缓慢。到途中一个山梁转弯处,视野一下子开阔不少,从车窗外看到对面茂密的森林笼罩在白色云雾之下,隐约露出一个山间村寨,景致如仙境。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1

我们找到一个路面稍宽的位置,停车后冒雨站在路边不停拍照。远处已是连绵的云海,云雾涌动,颇为壮观。尽管站在雨中,又湿又冷,但仍然舍不得离开,只想多看几眼。真有种“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的感觉。

这地方的海拔已接近2200米,原以为是此行的最高点,但我们想多了。一小段下坡路后,转过一个弯,继续向更高处驶去。

离城市越来越远,人为干扰的因素也越来越少,森林比先前经过的区域更加茂密。转过另一个急弯时,赫然出现一片翠绿,是笼罩在薄雾中的原始森林;郁郁葱葱,直沁人心。曾听人说,喝云南的茶,实际上就是喝云南的生态,数次茶山行,深感此言非虚。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2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3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抵达目的地香竹箐。将车停在滇红集团红茶庄园外,下车后仍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公路之下和峡谷对面的山坡上全是连片的茶园以及星罗分布的茶农人家,还有熟悉的玻璃晒棚。春茶季早已过去,没有了繁忙的景象,山村宁静安然。

庄园左侧即是前往“锦秀茶祖”的路,已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入口处修建了石牌坊,上书大大的“锦秀茶尊”四字。我们拾级而上,石阶两旁亦是茶园,已抽出夏茶的新芽,偶有三两人正冒雨在其中采摘。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4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5

中途一个平台的位置向左转,继续朝石阶高处行去。路边开始出现古茶树,都被凤庆县政府挂上了“古茶树保护牌”。茶树基部径围比较大,树龄已有数百年,估计是“锦秀茶尊”的子子孙孙吧。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6

其时已能远远望见傲然耸立的“茶尊”,我们疾步走到更近处的“茶尊”广场,便不能再继续往前了。广场中央放置一个大香炉,一道围墙之外,抬头便可望见葱茏苍翠、亭亭如盖的“锦秀茶尊”。

来之前虽然已经看过“锦秀茶尊”的照片和介绍,但当亲自站在那里,眼里所观,心中所感,仍然有无以言表的震撼。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7

“锦秀茶尊”所在的位置,是凤庆县小湾镇的锦秀村,海拔超过2200米。这里也被人们形象地叫做“茶王村”,这是一棵真正的茶王,是目前人类发现的人工栽培型最大最古来的茶树。

“锦秀茶尊”高达10.6米,树冠南北11.5米,东西11.3米,基围5.84米,周围10米以内都没有树木。1982年北京农展馆馆长王广志先生以同位素方法,推算其树龄超过3200年;之后广州中山大学植物学博士叶创新测算的树龄,也在3200年以上;2004年,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林智博士及日本农学博士大森正司对其测定,认为其年龄在3200年至3500年之间;2005年,美国茶叶学会会长奥斯丁对其考察认为,锦秀茶祖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已发现的最粗、最大、最古老的茶树。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插图8

这棵茶树也该是所有茶人目前能见到的最大、最古老的茶树,没有之一。当亲自站在树前观看时,你会觉得,她年龄的那个数字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更值得欣慰的是,这棵历经三千多年的茶树,现在仍然风华正茂,长势十分优良,看不到一丝枯老的迹象。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糯山那棵八百年的茶王早已在1994年被人为“保护”死去;数次轰动茶圈的老班章茶王,现在也奄奄一息···不知还有多少“茶王”正被人发现,亦不知还有多少“茶王”会步它们的后尘····

暴雨再次袭来,估计“茶尊”不让我们久留;其实能这么看上一眼,早已满足。回程途中,心中默祷,只希望这“茶尊”能再活3000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寻茶记 | 香竹箐有“锦秀茶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