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

出发前一晚查询了路线,从建水到秧塔,导航显示全程七小时七分钟。不赶时间,就睡到自然醒,再好好吃一份早点,提上行李出发。

这次没有提前联系秧塔的茶农,一是没有如江城梅子姐那样熟悉的,二是自己想去到村子,根据实际情况再做决定。完全是盲选,“秧塔”二字之外,当地茶园情况如何?能不能寻到心仪的茶?满是未知。

一路车很少,路况也不错,经石屏到红龙厂,并入G8511昆磨高速,再一路长下坡到元江县。元江县处在元江河谷,是整个行程的最低点,天气湿热,连吹进来的风都是热烘烘的。

接下来是长达27公里的长上坡,虽是高速,弯道却很多,并伴有多个隧道群。穿过3373米的大风垭口特长隧道后,一路下到墨江。北回归线从墨江县城穿过,这里更著名的还有双胞村以及由此衍生的双胞文化。算起来,这是我第四次经过墨江,每一次都来不及好好逛逛,这次也一样。

在墨江服务区歇息片刻,继续往西行去,94公里后到达宁洱县的磨黑茶马古镇。从这里就要下高速了。磨黑是著名表演艺术家杨丽坤的故乡,她因主演电影《五朵金花》和《阿诗玛》而蜚声国内外。磨黑现在也将她作为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称为“丽人故里”。除此之外,磨黑的茶叶、松脂、咖啡和冬辣椒也颇具规模。

磨黑隶属于宁洱县,离县城很近,沿323国道很快就到达。宁洱有超过74%的森林覆盖率,是一个天然大氧吧。这里有著名的困鹿山皇家古茶园,在普洱茶圈中有很大的知名度。这里还有小黑江森林公园,而小黑江正是宁洱县与景谷县的天然分界线。秧塔在景谷县的民乐镇。

从宁洱到景谷的公路是215国道,多是下坡路,弯道较多,好在路面比较宽,时速大多保持在六七十公里。一直沿小黑江行驶,道路两边植被很好,汽车在原始密林中穿行。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1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2

到景谷已是下午三点,县城边有一个观景台,可以看到县城全貌。小憩间隙,我测了海拔——978米,并不高。汽车依然只从城边经过,需要在今晚到达秧塔并安顿好。时间不算多了。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3

从景谷出发去秧塔,公路等级下降了,路面窄了许多,且一路盘旋上山,车速也快不起来了。尤其是从小景谷到秧塔这一段,全程盘山公路,坡度也陡了不少。汽车依然在密林中穿行,但时有大片大片的桉树林出现,有的一直从山脚延伸到山顶;一路上也经常看到满载木材的车辆驶过。我心里疑惑,景谷这么好的生态,又正值这些年环保抓得这么严,为什么还要种这些“抽水机”桉树和砍伐木材呢?

茶园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道路两旁,大多是低矮的小树茶和连片的台地茶,也偶尔会看到古树茶,但数量极少。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4

不知不觉已来到公路的最高处,正是山梁所在。我继续往前行驶,已是下坡路,听到导航提醒掉头,我细看地图,原来已走过了分往秧塔的岔路。

掉头回来看到岔路边坐着一个村民,我向他打听:“您好,秧塔是从这儿去吗?”“对,就从这里爬上去,你到那里后要向左,从打好的路上去就是秧塔了,他们搬出来了,上面是秧塔新村,去老村的路不好,还是泥巴路,你不要去了。”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

前往秧塔的路变得更窄更陡了,道路上下两边都是茶园,里面全是大大的古树茶。从车里斜眼看去,估计树龄至少有二三百年。一位妇女正在路边的一棵茶树上采摘鲜叶。我听从那位村民的建议,在他所指的“那里”朝左沿硬化好的道路向上驶去,几十米后就到了秧塔新村,道路也没有再继续往前了。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插图5

我将车掉头停在路边,下车左右转转。新村很小,二三十户人家,静静的,没有炊烟,也没有人声。房屋外面看起来已经装修好,但通道和院子还是碎石夹杂泥巴,颇为杂乱,看痕迹已经很久没有搞建设了,估计是烂尾了。

我有些失望,没有继续向新村里走去,也没有人可询问。心中困惑:秧塔就是这样的吗?这地方我如何能寻到心仪的大白茶?

我发动车子出新村,刚刚路边那位采茶的妇女正背着鲜叶归家。要找到对的茶,其实就是要找到对的人,一个茶农都没遇到,没好好交谈,干嘛急着失望呢?嗯,就从她开始。我心里这么想着,将车缓缓停在她身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除了“秧塔”二字,前方满是未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