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游老彝寨古茶园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

摸鱼当天早晨,我们去查看了老彝寨另一片较为典型的古树茶园,时间所限,所游不多,但仍有些许见闻值得记录。

杨哥开着自家面包车,梅子姐,梅子姐的三哥及我,一行四人出发前往茶园。车子到达寨门后,折而向左,向蚂蟥谷的方向驶去。

前两日连续采摘鲜叶,又赶着时间杀青揉捻,着实忙碌无暇。今日难得空闲,虽说是去看茶园,但心里只当是春游一般,似乎一路的风也变得悠闲了起来。想起顾城的《门前》,改动一字,录之如下: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坐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车子仍然行驶在弯多且急的道路上,两旁绿树向后快速退去,乡村道路,车速不高,但给人感觉很快。片刻工夫,我们来到离蚂蟥谷不远处一个小山谷处,实际上,再转过两道弯,便是蚂蟥谷。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1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2

一条山溪从大锣锅山上沿着山谷流下,掩映在密林中,只闻水流潺潺。靠近路边时水流稍缓,我们下车,走到小溪旁,伸手一捧,直觉沁人心脾。

我们从山溪一旁的小路往上爬,穿过一块佛手地,偶尔还能看见几个佛手挂在树梢,尚未成熟。

再往上,便进入密林中的小路。有人正在路旁的树林里挖野山药,一路看见好几处被挖得又长又深的泥坑,该是从中挖出了很长的山药来。梅子姐一路采摘野菜。

我和杨哥走在前面,很快就进入了一片茶园,如锣锅山茶园一样,这片茶园也被森林包围着。其中大多为小树,估计树龄二三十年。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3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4

小树也陆陆续续开始发芽,我和杨哥不时指着其中一些,说着“这棵可以采鲜叶了”、“那一棵还可以再等两天”之类的闲话。

又看见其中有几株茶树密密麻麻挂满了茶果,这发芽的季节,新发芽叶却少得可怜。

梅子姐很快也到了茶园,气温逐渐升高了,有燥热之感。但我们还想往上走去看一片树龄较大的茶园。

从小树茶园往上爬了大约百来米,我们来到古树茶园边,但放眼望去,茶树大多较矮,和下方小树高度相差无几。细看根部,才发现径围颇大,粗略估计树龄当在200年以上,只是整片茶园都被矮化了,竟无一幸免,让人不免心生怜惜。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5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插图6

几株紧挨着密林的茶树已有枯死之态。新发芽叶已被采摘了一遍,但数数留下的采摘痕迹,所获应该不多。

茶树枝干密集,接受不了足够的阳光和空气,也导致发芽率较低。这是一片有失管理的古树茶园。

人为矮化的目的,是为了催使茶树尽早发芽,也可以增加鲜叶产量。但前提是需要有科学的管理方法,一味只知道砍老枝发新芽,产量只会越来越低。“这样能够采摘的鲜叶反而变得更少了,只要好好地管理,不再随意乱砍,这茶树基础又好,三五年之后,就会是一片很漂亮的古茶园。”梅子姐一边看一边说道。

从这片古茶园出来,翻过一道山梁,从密林中往下走去,就到了蚂蟥谷高杆茶园。此时再对比两片茶园的茶树长势,好坏立判。再次感叹,喝茶和做茶都可以有一部分艺术的因子,但茶园的管理,一定是一门科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散游老彝寨古茶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