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

除了茶商,还有一些茶客私下里也会长途跋涉来到易武。一方面可以亲手购买一些自己喝的茶叶,另一方面是真的想来这个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对于一些香港茶客以及像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华人,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普洱茶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主要供应香港、藏区以及东南亚地区,这些地区的人更有意愿去了解其深厚的历史文化,也更懂得其中的意义。

到易武的人,大多会去老街转转。易武茶的历史都凝固在那里,历史上很多著名的茶号也诞生在那里。但是当我真正走到那里,却难掩心中的失望,我想许多抱着莫大期待的茶人,或许都有类似的感觉。

沿着易武镇政府对面的路往前走,爬上那个略陡的坡,眼前一个小广场,左手边就是非常著名的石屏会馆,现已建成了易武茶文化博物馆。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1

刘遥说,老街其实没什么可看的,但是既然来到易武,每个茶人都会来看看。现实情况也的确是没什么看的。茶书上多次提到的地点、茶号,如今大多变成一块块石碑;茶号原址要么年久失修、破落不堪,要么掀倒重建,完全变成一栋现代的建筑。而那些重要的历史物件,则被集中陈列在一个地方,供人们参观拍照。

车顺号的原址就在广场前往下几步石阶,或许是太多人来参观和采访了,以致于原址墙上贴着一张不知道是第几代传人的电话号码。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2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3

入口门头上挂着道光皇帝御赐的“瑞贡天朝”四字,我知道那是复制品。但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并不是一块复制的木牌匾,而是用广告纸打印的门牌。

房子是一栋木制的两层阁楼四合院,占地面积不大,较好地保持了旧时的样子。一个婆婆正坐在堂前捡茶叶,堂屋正中也挂着一块“瑞贡天朝”的复制品,这次是木制的。

曾有一段时间,许多人慕名而来,只为和那块牌匾合影。由于来的人太多,车家后人就开始收拍照费,从10元到100元不等。后来或许是真的不堪其扰,又或者是其他原因,原牌匾就被收起来了,也有一种说法是“失踪”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那些复制品。

另一家茶号“福元昌”的原址,则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有的样子。房子使用现代材料重新搭建,百年前关于普洱茶的那些物件,则作为文物摆设在新建的房子里,成为一个小博物馆,供人们参观。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4

整个老街都在不停地建设中,巷子里难以见到那些曾被无数马匹踏出蹄印的石板。作为茶马古道的起点,那些石板是超越文字的史书,记录了普洱茶最辉煌的时代,而如今,它们都不知所踪。

傍晚时分,我又一次走上易武街头,商户和住宅陆续打开了不算璀璨的灯光。街上没有攒动的人头,稍显冷清。易武是真的很小,我特意计了时间,从南到北步行穿过易武主干道,不快不慢,大约15分钟。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5

面对向好的茶叶行情,易武的规划显然没有跟上,或者说疲于应付。不要说周边茶农根据自己的想法随意搭建的房舍,就是在镇上,街道和房屋给人的感觉也难以匹配“普洱茶重镇”这个地位。

我又一次走到石屏会馆前的小广场,环顾四周,物不是,人亦非。

我们现在能感受到的,只是春茶季易武街头摩肩接踵的人群、一个个早点摊前的排队长龙、爆满的酒店客栈以及山路上此起彼伏的汽笛声……短暂的茶季过后,一切又变得冷冷清清。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6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插图7

曾经十万人赶着马匹入山做茶的景象如今只能成为一种遐想;那些从易武延伸到四面八方的茶马古道偶尔才迎来一些茶人学者的脚印;百年前由普洱茶引起的风云事迹则变成了一个个泛黄的文字……

难忍叹惜,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寻茶记 | 再也没有驼铃叮当的易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