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开茶日记

数十寒暑之隙,余遍访于滇南各茶区,沿历史之迹,寻普之真味。忌于道听途说之嫌,亲为而制,遂踏遍林间,春秋辗转,历百味之茗,减法足,加法慎,沉醉杯汤,则倾于易武厚味,班章王范,冰岛之冽。凡事欲立,须孤独以对,难与他人言苦,唯建仓之初衷未改,守一隅茶仓,表以慰己,回顾过往,不过云烟,茗透于心,感悟自然之味之神奇,迷之不悔矣。

方略之计,售茶是理,得失难平。茶以慢活为上,专攻于术,必倾心以待,耐性考之。放眼天下,无不以利而往,亦无几人识得茶体之生命,在于自然变化之后力。奈何贾商之争,资源有劫,乱象丛生,片叶无净,劣币逐良币。有染网络,须借他人抬轿炒之,凡沉心细琢,百般虚辞,不为己堪,顺之。叹:欲之念,恶之花;人之祸,茶之殇也。

是客,来之,侍茶奉上,不为利往。

非客,茶冷,其利唯上,嗤之以鼻。

生活之本,田园耕读,教子为趣。今以茶为业,无涯之海,苦乐自知,遍尝之际,孰知?!料也,首一选;工也,活性为之;仓也,必是干仓之法。

应天时地利人和,必结精粹之灵物。

跻身江湖,谁主沉浮?今举全力而赴梁山,以为方向,沉淀是根,占山为王抑或落草为寇,未果。

待他日席坐山间,听风语,看云舒,自然成就杯汤之味。

我的开茶日记插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饮茶乎 » 我的开茶日记

赞 (0)